七日之书卷 第七日 审判 (四)(1 / 2)

亵渎 烟雨江南 6397 字 1天前

</p>侯爵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。

空气中似是弥漫着淡淡的水雾,一切的景物看起来都显得有些模糊。圣焰巨剑上也升腾着淡红色的烟气,那是侯爵未干的血催化成的烟云。

天使依然维持着挺剑前刺的姿势,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微露疑惑之色。他向身旁的同伴望了一眼,见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外,于是也转头望向门外。

门外,夜色中弥漫着浓重的雾气,雾中罗格的身影慢慢显现。

天使盯着那胖胖的,一团和气的身影,冷冷地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你只要知道我是来送你们回天界的人就够了。”胖子笑得一脸阳光,迈着方步走进了房间。他向另外一个天使望了一眼,笑容又变得有些邪恶,补充道:“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另一位光天使。虽然你根本无法与我所曾见过的光天使相提并论,但你既然如此美丽,一会我杀你时一定会温柔一些的。”

与持剑的天使相比,这位光天使显得纤弱美丽得多。他们的相似之处,则在于表情的冰冷、机械和面容的精致,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并不似传说中的天使,而更像天才妙手制成的魔像。

光天使的力量看上去远胜于那持剑的天使,但一切行动的主导权却在那持剑的天使手中。

听到罗格的话,两名天使那冰冷地表情未有任何变化。持剑的天使沉声道:“你亵渎了天上的圣辉……”

此时光天使向地上的尸体望了一眼。忽然插口道:“你既然想要反抗天界,那么依这一位面的规则,你应该出手救助他才是。”

罗格的笑容越来越盛,他也向地上的尸体望了望,道:“他既然虔诚地信仰着天上地诸神,那么他就该死。而死在你们手上,不是一个十分合理但讽刺的结局吗?”

持剑地天使面容一肃。巨剑指向了罗格的胸口,以机械平板的声音道:“你再次亵渎了天上的光辉。准备接受审判吧。”

“审判?先等一下,让我好好想想……”罗格笑了笑,以一种持剑天使无法理解的暧昧眼神打量着他的全身,那目光有若实质,似是直接穿透了他的衣服。

看了半天,胖子才道:“……你得让我想想,天使究竟会不会痛。啊!我想起来了。天使都是不会痛地,既然这样,那我就让你变得会痛好了……”

持剑天使眼中杀气闪动,手中巨剑圣焰大盛,势挟风雷,向罗格的胸膛刺下。只是剑锋刚前进数分,就骤然定在半空,然后他仰首向天。不可抑止地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惨号!

侯爵的卧房中悄然飘起漫天的白羽,每一片羽毛上,都沾着星星点点的金色火焰。这些火焰,就是这些天使的血了。

不知何时,罗格已然出现在持剑天使的背后。他双手紧紧抓住那双洁白地羽翼,十指深深地陷入羽毛和血肉之中。缓缓地从翼根拉到翼尖。他十指所过之处,那丰满美丽、充满柔和光辉的羽翼竟被生生剥离了血肉,露出森森白骨!

持剑天使全身颤抖不已,但始终保持着挺剑前刺的姿势,看上去已动弹不得,在这前所未有的痛苦面前,惟有惨号不已!

罗格嘴角的微笑已经变成了狞笑,双手挥舞得越来越快,将大蓬大蓬的白羽连带着下面地血肉生生从羽翼上撕下!

转眼间,羽翼已变成两副细细骨架。天使号叫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低沉了许多。

罗格飞起一脚。将这天使踢倒在地,然后挥手一招。那把火焰巨剑就到了自己手里。他又是一声狞笑,随手一拧,就将圣焰巨剑绞成一根钢棍。

天使呻吟着,抽搐着,刚想爬起来,那带着厉啸声的钢棍就迎头落下,将他一下砸倒在地。

胖子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,代之以咬牙切齿的狰狞,他一边打、一边骂着,每一个字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:

“你***……亵渎?我现在就让你知道……什么是亵渎!**,这里还有一块好肉啊……现在好了!你再给我叫、叫啊?怎么不出声了……”

金色火焰不断从翻滚着的天使身上冒出,然而刚一露头,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扑灭。因此本来早应该被火焰焚化的天使迟迟不得解脱,惟有在罗格近乎于市井流氓地殴打下辗转呻吟。

天使地呻吟渐渐低沉下去,罗格声嘶力竭的低吼和喘息也接近尾声。

终于,静了。

罗格立在房间之中,仰首向天。不知何时,两行泪水从他紧闭地双眼中悄然落下。从这一刻起,战争已然开始。这本不是他的战争,但既然是她的战争,那么,也就是他的战争。

光天使静静地立在一边,看着眼前这离奇的一副,似是已经呆了。

罗格缓缓睁开双眼,扫视着散落一地的天使尸块,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。他转身,望向仍然立在一旁的光天使,淡淡地道:“你是自我毁灭呢,还是要我动手?”

轰!

熊熊火焰直冲上百米高空,将整个威斯伍德映得亮如白昼。小城人流如涌,纷纷逃向城外,躲避火势。如此大火,不光烧光了古老且辉煌的骑士学院,还必然会将整座城市付之一炬。

没有人注意到,在熊熊烈焰中走出一个落寞的身影,又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。

见他,不去见他。见他,不去见他……

单调地声音不住地在芙萝娅心中回荡着。她坐在危崖之巅,迎着无尽夜空、清冷蓝月以及那颗高悬的星辰,任山风拂动裙摆。她双手支颌,一双雪白的赤足悬在空中荡啊荡的,只是专注地看着面前一朵美如梦幻的魔法蔷薇。

魔法蔷薇的花瓣一片片地飞散,化成一小团美丽的魔法光晕。逐渐消失在夜空之中。在小妖精那双深不见底地碧眸中,魔法蔷薇正一点一点地缩小。直到最后一片花瓣也消失在风中。

不去见他。

小妖精长出一口气,嘴角漾起一丝令人心醉神迷的笑意。她想了想,右手轻挥,又是一朵魔法蔷薇在空中凝成。

“再来一次吧……”她想着。

见他,不去见他……一切又重新开始。

其实,她心中明白,这种古老而简单地占卜不论重复多少次。结果都会是一样,因为她做成的每一朵魔法蔷薇,花瓣都是偶数。

所以这次的结果,仍然是不去见他。

芙萝娅嘴角依然带着笑,似是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。过了半天,她的右手又是轻轻一挥,再次生成了一朵魔法蔷薇。只是这一回,散发隐约光辉的魔法蔷薇飘浮在空中。没有任何变化。

围绕着不落星辰飞舞着的数百流星又落下数颗,看它们飘落地方向,正是芙萝娅所处的断崖。望着这数颗飞速而来的流星,芙萝娅知道,她已经不用再为这个问题烦恼了。

芙萝娅盈盈飘飞而起,如冰似雪的双手以某种奇妙的韵律不住舞动。似是一只正跳着凄美舞蹈的夜蝶。随着她的动作,广大空间游离的魔力都疯狂地汇集而来,在她身周集结成一个隐隐地风暴。

流星转眼已飞至她的面前,化成三个冷若冰霜的天使。为首的天使左手持枪,右手一指芙萝娅,道:“强大的魔法师,你的力量特质是诸神可以接受地,所以你有皈依主神的荣耀。”

芙萝娅嫣然一笑,瞬间的丽色似是将群山也映得一亮。

“谢谢,不必了。”她道。

这个夜。格外的漫长。

在这永无完结的夜色中。惟有那不落的星辰越来越亮。从它的光辉中,不时会有新的流星飞出。加入到那数以百计、环绕星辰飞行的流星之中。在那几乎连成一道光带的流星中,每过一会就会有几十点流星游离而出,飞向大陆各个角落。

尽管这个夜晚非同寻常,但大陆上大多数地方仍在沉眠,比如奥匈帝国西部地一片大草原即是如此。夜风温柔地拂过长草,偶尔,会有几只夜行地小兽狂奔而过。

只是草原的宁静没有保持多久。

数点流星如飞落下,化成了四个全副盔甲地天使。他们虚立在百米天空中,如有实质的目光扫视着整片草原。他们目光所及之处,一切的生命都停止了活动,这些依本能活动的生物惟一能做的,就是以颤抖来表达自己的敬畏。

四位天使反复搜索,但是看上去一无所获。为首的持弓天使露出了疑惑之色,皱眉苦思。毕竟他们是受指派而对此处搜索的,对于他们来说,那指派之存在高不可攀、威能完全无法思议。它是不会犯错的,此时找不到目标,错一定在他们。

持弓天使挥了挥手,四位天使即四散分开,各自向一个方向搜去。不过他们都没有发现,就在他们刚一分散之时,在不远处,有一个少女正漫步在草原上。

她淡金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飞舞着,步伐轻盈若风,又从容淡定,就似只是在这里路过而已。不论她是路过还是蓄意为之,不远处的四位天使都全无所觉。

少女忽然转头,望向了四位刚刚散开的天使。刹那之间,她双眸中已燃起淡蓝火焰,有凌厉杀机闪过!

四名天使几乎在同一时刻有所惊觉,一齐转身望向少女的方向!

他们所看见的,只是一道乍现的血色电光,然后。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。

少女恢复了原本地宁静美丽,从容走向远方,就如只是路过这里一样。转眼之间,她的身影已隐没在夜色里,偶尔,那跃动的淡金色长发还会在远方闪现一下,就似是不甘心就此隐于黑暗中一样。

草原上的夜行兽都悄悄地抬起了头。它们畏惧尚未全去。仍然不敢逃走,只能偷偷地望着天空中四团熊熊燃烧着的圣焰。

夜又是喧嚣的。

里尔城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。到处都是高呼地口号,以十万计的火炬将整座城市都映得亮如白昼。

在这座似已陷入疯狂地城市中,惟有城西边一大片建筑保持在黑暗和寂静之中。这里是神圣骑士团的临时总部。

在主楼顶楼一间大房间中,奥古斯都正坐在椅中,凝望着窗外夜空中高悬的不落星辰。他的房间中没有灯火。直到看到十余颗流星向里尔城落下之后,血天使那充满了岁月痕迹、线条若刀刻的面容才微微动了一下。

就在此时,轻轻的敲门声响起。不等奥古斯都回答。房门就打开,一个年轻的骑士大步走了进来。

“奥古斯都大人,先知拉法拉什正率领着狂热地新教徒向这里前进!他说您已经堕落,与魔鬼为伍,并杀害了传播主神光辉的穆勒等六位先知。他宣称要为天上的诸神清除您。而且……”

年轻的骑士顿了一顿,犹豫片刻,才放低了声音,道:“……而且神圣骑士团很多骑士都受了拉法拉什的蛊惑。加入了他的阵营,所以我们现在在人数上处于劣势。”

奥古斯都低沉地笑了笑,道:“很多骑士?恐怕所有的神圣骑士都站到了拉法拉什那一边去了吧!”

“不!绝不是所有!”年轻的骑士激动起来,道:“连我在内,还有八十六位近卫骑士永远效忠于您!只要您地剑为我们指出方向,不管敌人有多少。我们都会让他们记住神圣骑士团近卫骑士的勇气!”

血天使转头望向这年轻的骑士。他英俊、高大、周身充盈着浑厚的斗气,年轻的脸因为激动而有些发红。

“可是……”年轻骑士又犹豫起来,道:“奥古斯都大人,为什么拉法拉什身边会有天使存在?他们一定是拉法拉什用魔法制造出来、用来欺骗教徒的幻影!”

此时窗外已有喧闹声传了进来,半边天空也被火把映红。奥古斯都向窗外望了望,站起身来,走到年轻骑士地身边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,微笑着道:“看来拉法拉什至少带来了十万信徒,而我们只有八十七个人。你怕吗?”

年轻骑士激动不已。然而转眼之间他就冷静下来,毅然道:“就算只有我跟您。我也不会怕!”

“很好,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神圣骑士了。”奥古斯都赞许地道,“而一名真正的骑士,只应该为值得的事情牺牲。”

说罢,他放在年轻骑士肩上的微微一动,瞬间就在年轻骑士的后颈上切了一记。年轻骑士一脸愕然,但已控制不住身体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奥古斯都伸手一招,铿锵声中,那把已跟了他数十年的长剑就连鞘飞到手中。血天使拉开房门,走向了门外的黑暗,走向了拉法拉什的十万信徒和十余天使。

在房门关上前地刹那,在陷入昏睡之前,年轻骑士看到一双羽翼正在奥古斯都背后悄然展开。

那一双羽翼,漆黑如墨。

罗格徜徉在人流之中,有些茫然地体会着这座城市地燥动与疯狂。

这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城市,距离里尔城十分地近,不过是三天路程而已。也许正因如此,里尔城的骚乱与动荡也波及到了这座城市。与里尔城一样,火炬、烈酒、狂乱和呼喊成了这座城市此刻的主题。

几乎在每一个广场,每一个酒馆,都会有人占据了高处,慷慨激昂、甚至是歇斯底里地发表着演讲。看着那一张张扭曲变形、口沫横飞的脸,看着台下振臂狂呼的人群,罗格忽然感觉到十分滑稽。

他们为何如此兴奋,是找寻到真理了吗?此时此刻。想必他们一定是这样认为的。但在这万千狂野地人群中,又有几人曾经认真地思考过,他们所被告知的理念,一定正确吗?

罗格惟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眼前所见的众生中没有一个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。

“魔鬼已经现形,真理即将彰显!”一个声嘶力竭的男高音穿越了漫漫空间和重重阻碍,毫无损耗地传入罗格的耳朵。胖子小吃一惊。转头望去,见一个身披长袍地男人正站一座雕像台座上发表着演讲。他精瘦如柴。然而音量极大,声音即尖且细,极具穿透力,也正因如此,才能穿越百米距离传入罗格的耳朵。

“诸神地使者、伟大的先知拉法拉什已经看破了血天使奥古斯都的真面目,他号召一切真神的信徒走向里尔城,去讨伐魔鬼奥古斯都!”那个男子继续高叫着。尖细的声音若一根针,在城市的上空不住地来回游走。

“杀死魔鬼!”

“把奥古斯都钉在十字架上!”

“烧死他!……”

人群沸腾了,呼喊声转眼间盖过了那男子的声音。

罗格心中忽然涌起一阵莫名其妙地烦燥。他与她,以及那些看透了位面与命运之人,无数次殊死的战斗,为的又是什么呢?是为了位面存在,为了维护眼前这些人的生存、自由和尊严吗?不过眼前再去思索抗争的目的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他身上曾经拥有过毁灭之主光辉。因此无法逃脱。既然不愿屈伏,那就惟有抗争到底。何况毁灭即救赎,他屈从与否,结局都是一样的。

胖子心念微微一动,已然出现在那精瘦男子的身后。胖子一脚踢倒了十米高地青石雕像,又随手一抓。折下了那雕像的小腿,然后轮起这根巨大而奇异的石柱,向那男子的后脑砸去!

“我将带领你们……”男子的尖叫嘎然而止!

罗格拎起石像小腿,刚想继续砸下时,突然怔了怔。他看了看石像小腿,又看了看原本站着那男子的地方,尽管心中余恨难消,但也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补上几下了。

人群骤然静了下来,一时无法理解眼前地血腥现实。不知是谁带头高呼了一声:“魔鬼!”犹如一颗火星落入油海,人群心中暂息的火焰再一次燃烧!

看着疯狂涌上的人群。罗格冷笑一声。口唇微动,吐出几个简单的音符。身周即生成一圈缓缓流动的旋风。此时的胖子已非当日初窥魔法之秘的少年,他随手施展的魔法,不论高阶低阶,都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风很轻柔,轻柔如刀。数十个当先冲上的狂野之徒骤然停下身形,他们裸露在外地肌肤上隐现数十道纵横交错地红线。前方的人停了下来,可是后面地人不明就里,依然号叫着前冲。推挤之下,最前方的数十人纷纷倒下,他们的躯体还未着地,就裂成了数十块肉块,血水四射!

信众虽然狂野,但还未曾完全失去理智。那些不小心踩上尸块的人惊呼不已,纷纷驻足。然而在他们身后,更有数十倍的人在奋勇上前,他们刚一停步,立刻被身后的人给推倒,接下来,就是无数踏上来的脚。

在高高石像底座周围,风依然在轻柔地吹拂着,但其利似刀的风无法阻挡近乎于疯狂的人群,不住喷溅的血雾也浇不熄人们心中的熊熊火焰。罗格沉着脸,将手中的石柱高高举起,又重重砸下。

一下,二下,三下……

仅仅数下之后,罗格就感觉到了厌倦。他举目四顾,见城中各处,已有数点圣辉正依次亮起,那是天使羽翼上的光辉。罗格再看了看四周那些悍不畏死涌上来的人群,轻叹一声,抛下了手中腥红色的石柱,转身向北方行去。他身影闪动,每迈出一步,就是千米之远。瞬息之间,罗格就已远去,广场上,狂野的人们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早已消失,仍然发疯一样向石像底座挤去。

行走在夜色之中,罗格心中涌起的不止是厌倦。还有怅然。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微妙地变化。胖子年纪轻轻时就已身居高位,无数次在生死之间的经历使得他早已忘记了仁慈这个词。胖子虽不嗜杀,但在需要的时候,他绝不惮于杀人,不管要杀的人有多少。可是过往每次杀人,甚至是屠城之时,他都将对方视之为人。视之为与自己相同的族类。

可是这一次不同。

这些人茫然不知自己将来的命运,不过是诸神藉以吸取信仰的食物而已。犹如猪羊于人一样。他们狂野为之奋斗地,只是向着沦为猪羊更近一步。也许正因如此,罗格在杀戮时,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是在杀人,而只是在屠宰着一群群的猪羊。他已不再将这些人看作是与自己相同地族类。

所以他怅然。

如此心境,此刻的他与那天上的诸神,又有何分别?

胖子苦笑了一下。将这些微的混乱都驱逐了出去。他骤然凝立空中,缓缓转身,冷笑着看着身后正全速追来的七点圣辉。

片刻之后,夜空下多了七团熊熊燃烧的圣焰。

罗格立于空中,目光再次掠过夜幕下的大陆。此时此刻,有几人正和他一样,正孤独地战斗着呢?

他摇了摇头,转向了北方。正想离去时,忽然眉头一皱,又止住了身形。在他地前方,又多出了两位天使。他们身躯庞大、气息浑然与低阶天使不同。

罗格脸上终于露出一些凝重之色。两位力天使,对于此刻的他来说,也是值得认真一些对待的对手。何况他们与当日安德雷奥利携来的力天使又有不同。他们是直接从天界之门踏出的,本体力量受这一位面的影响要小得多。

胖子眯起眼睛,向夜空中那颗闪亮的星辰望了一眼。那颗星辰,即是正在建立中的天界之门了。没有人知道建设一座天界之门需要多少时间,罗格也同样不知道。他只知道环绕着天界之门地数百天使中有高阶天使存在,想要接近天界之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而且天界之门一侧连接着这个位面,另一侧则沐浴在主神光辉之下,根本不是寻常神明所能毁灭得了的。何况既然天界之门已经开始在这个位面建立,那么就算毁去一座,另一座也会接着建立。

这一切。既然已经开始。那就必然会走到结束。